野球來自日本在嘉義發光

 

國片近年來開始回溫,但很少有好的另人感動的劇情。KANO卻是一部臺灣少見,有吸引人的故事與蘊含生命哲理的電影,走出電影院,腦中仍停格在許多感動人的畫面,這樣的好片要說給大家聽!

 

我與馬導

 

多年前一本書叫<秘密>,十分暢銷,告訴大家念力多麼重要。KANO實踐秘密的力量。1931年日治時期的臺灣嘉農KANO這支野球隊,由許多嘉農學生組成,起初只為健身好玩。但,一日濱田老師央求擔任過野球教練的近藤先生來KANO擔任教練,用一大籃香蕉來打動近藤先生。不是的,不是香蕉,而是他喚 起原本是野球教練,但因敗球而遠離球場的近藤,他喚起他生命深處野球之魂。

 

 

於是第二天,近藤先生帶著這支從沒有贏過球的野球隊,每天在嘉義跑步。嘴中用日文返覆呼口號 :「甲子園!甲子園!甲子園!」因為近藤鼓勵他們,如果他們用心打球,他要帶KANO球隊坐船到日本甲子園打野球。原來野球是棒球,來自日本,卻在嘉義這個地方成為孩子們的夢想。

 

 

一支雞尾酒球隊

 

 

 

當濱田與近藤去向地方有錢人是募款給孩子暑期留下留下來練球。有錢的日本人從鼻子呼出氣來,不屑的說:這是一支雜牌軍,你有多少日本人在這支球隊?近藤說:「這支雞尾酒球隊是最好的組合,原住民很會跑,漢人會攻擊,日本人善防守,這是一支絶妙的組合」。近藤教導孩子們,「一球入魂」,即每顆球是有靈魂的,要尊重野球,認真打球,一心要贏球。但贏球很難,所以要不斷的想:「如何不輸球」。因為要贏,所以KANO從一支從未贏球的隊伍,轉變成為打敗臺灣所有高中野球隊的贏家,終於拿到去日本甲子園的入場門票。

 

 

多年前一本書叫<秘密>,十分暢銷,告訴大家念力多麼重要。KANO實踐秘密的力量。1931年日治時期的臺灣嘉農KANO這支野球隊,由許多嘉農學生組成,起初只為健身好玩。但,一日濱田老師央求擔任過野球教練的近藤先生來KANO擔任教練,用一大籃香蕉來打動近藤先生。不是的,不是香蕉,而是他喚 起原本是野球教練,但因敗球而遠離球場的近藤,他喚起他生命深處野球之魂。

 

 

於是第二天,近藤先生帶著這支從沒有贏過球的野球隊,每天在嘉義跑步。嘴中用日文返覆呼口號 :「甲子園!甲子園!甲子園!」因為近藤鼓勵他們,如果他們用心打球,他要帶KANO球隊坐船到日本甲子園打野球。原來野球是棒球,來自日本,卻在嘉義這個地方成為孩子們的夢想。

 

Kano-2014-film-poster

 

 

置死地後生造就KANO傳奇

 

 

1932年,KANO成功了,成功的原因除了一心要贏球,還有濱田老師說的木瓜故事:木瓜因為要死了而幾出全身力量,長出又大又漂亮的木瓜。所以學生們知道要把球打好,要結出又大又好吃的木瓜,秘訣是要把握現在打球的時機,完成是人生最後的機會,要盡全力去打每一場球,才會置死地而後生。

 

 

近藤將野球道傳授給KANO球員,他除了要求原尊重一球入魂,在球場上要尊敬認真打球,他還教吳明捷阿基拉,如何投球,教球員如何打擊與防禦等。打球時要能抓住自己步調,有時123攻擊;有時123等待,但重要的是,不要讓敵人知道你的策略與步調,所以時時要因地制宜調整戰略 ,也許改為123攻擊,123等待。

 

原來野球有其哲學,如茶道、花道,也有「野球道」,但原來野球傳自日本。1932年,這一年有許多意義,嘉南大圳成功完成工程, 當大量流水從大圳流竄到嘉南平原的每一吋稻田。野球風潮也吹遍了嘉義。KANO在甲子園表現出色,雖然最後一場敗了,但最後冠軍爭奪賽,風靡日本人,KANO 帶著亞軍勝利歸來。

 

 

最近,我在南方資料館的分類表看見「4殖民」一個分類號,當然在日治時期南方資料館將「臺灣」看成殖民地,但若從台灣主體來看,臺灣就是這樣富有多元文化的特色,從日本來的新文化之一,「野球道」,不就是在70多年以後,造就臺灣棒球風潮,也成為臺灣文化生活的部分!所以,魏導、馬志翔導演找到一個動人而深具意義的故事。這是臺灣人的故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ilingw 的頭像
meilingw

一個國際圖資客

meiling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