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我在廣州看見嫵媚的春天。一早送別了續遊桂林陽朔的政大圖檔所大隊人馬,九點迎來廣州中山大學資訊管理學院譚祥金主任與趙燕群夫婦,在柏麗酒店住房的客廳展開二小時的訪談。譚氏夫婦正好見證大陸圖書館教育的成果。武漢大學圖書館學系培育了他們,他們也澆灌中山大學資訊管理學院。

武大圖書館學系培育了譚祥金與趙燕群 

譚祥金與趙燕群夫婦已是70多歲的人,退休幾年但說起話依然神采奕奕。二人相識與相戀從武漢大學圖書館學系開始,一直是海峽兩岸的完美夫妻拍檔。譚主任今年72歲,湖南人,在1959年到1963年進入武大圖書館學系讀,當時系主任是徐家麟主任,還有謝灼華、黃宗忠、彭斐章等老師,全班有48人,是一個吃不飽卻有充實心靈的年代。當譚祥先生金遇見美麗綁著辮子的趙燕群小姐,立即被這位廣東佛山姑娘擄獲。大學分發時,譚主任分發北京圖書館(即今日國家圖書館)工作。

譚祥金  

 

二人攜手在北京發展,1963-1988年間,他們將25年人生年輕力壯最美好時光,奉獻給北京。趙燕群館長先在北京鐵道科技情報所工作,學習情報學的情報收集、分析、解釋與預測。譚主任在1969-1972年文化大革命時代,遇見清查516事件,曾入獄受到清查。文化大革命後,譚主任努力工作,晉升北京圖書館副館長,並在1975-1987年參與規劃北圖新館建築。為此,譚主任在1980-1982年到澳洲國家圖書館參訪,當時王省吾任澳洲國家圖書館中文部主任。返國即幫助北圖蓋圖書館建築,這也使他們夫婦日後成為圖書館建築專家,不斷幫助深圳公共圖書館與廣東省與大陸各地圖書館建築成為有名的顧問。

趙燕群老師在1980-1988年到北京師範大學擔任圖書情報學系老師。從澳洲回來後,政府派譚主任任文化部對外展覽公司副主任,雖然待遇優渥,但譚主任不願離開專業,於是與夫人到廣東佛山探親時,尋覓下一個人生奮鬥目標,竟意外與中山大學結下不解之緣。

譚祥金與趙燕群澆灌了中山大學資訊管理學院 

1988年,譚主任在到廣東省親,意外獲知中山大學有教師缺。中山大學在解放革命後,1980年成立圖書館本科,1986年檔案本科成立,譚主任在198912月擔任圖書情報學系系主任,19882000年退休,將13年最有智慧的歲月奉獻給中山大學圖書館學系。

中山大學圖書館學系至今已成立30年,2010年,改名為資訊管理學院,其始於開放革命之後,代表了中國大陸開放後社會躍進歷程,也剛好反映近代圖書館學變遷與代表中國大陸圖書館學校教育歷史。先從學程設立來看,該系包括三專業:圖書館學、檔案學、信息管理與系統,涵蓋本科、碩士、與博士三層級學程。1984年,圖書館本科成立;1986年檔案學本科;1993年信息管理與系統本科成立。而碩士班也次第建成:圖書館學(1990);檔案學(1993);信息與管理與系統(2000)2006年,博士班成立。該系的改名也說明圖書館學教育的變遷。1980年稱為圖書館學系,1988年改名圖書情報學系,1993年改名信息管理系,1996年改入信息科學技術學院,2005年獨立直屬並改名資訊管理系,2010年更升格為資訊管理學院。

譚主任在這重要發展的12年中擔任系主任與副院長,而趙燕群館長任中山大學圖書館館長。一般圖書館情報學系若與大學圖書館結合,則相輔相成,在大陸,中山大學成為最佳見證。

趙館長也是一位最能實踐武漢大學圖書館學系「動手與務實」精神的學者。由於她在鐵道情報學研究所工作,學會情報學的收集、分析、解釋與預測知能。她提及大陸把圖書館學與情報學分立為二個學門。1956年,大陸推動「向科學進軍」運動,目的是要了解國外科學發展,需要情報,要了解軍事情報,所以需要成立「科技情報」。1958年,中國科技大學成立科技情報研究所,這是「情報學」由來,雖然只成立一年,但是從此有了情報學教育,大陸並在機構中普設情報研究所。所以1963年到1980年,趙老師在北京鐵道科技情報所工作,學會情報學一身本事。她擔任圖書館館長,而充分實踐圖書館的精神:資料蒐集、資料檢索、資料選擇、與查找資料,這一套是文華精神。趙館長將圖書館學與情報學二者了解透徹,她說圖書館學是被動服務,而情報學是主動服務,而現代圖書館服務應是面向社會需求與用戶需求,主動提供服務。

趙館長說道大陸把圖書館學與情報學明顯分開,一是被動服務,一是主動服務,並未結合,分二條路走。而台灣從1980年,我們就把圖書館學與資訊科學在名稱整合,但真正只作到應用電腦科技在圖書館學上,但未將資訊科學之分析、解釋與預測知識真正融入。我們是名不符實。我問趙燕群館長為何大陸圖書館學與情報學分二途發展?她說情報學是科技情報需要有科技背景才有辦法分析、解釋與預測,這是圖書館學做不來。圖書館學可做資料收集、選擇、檢索與查找,但很難做到分析、解釋與預測。是嗎?圖書館學在台灣只完成一半,那一半資訊的分析、解釋與預測呢?我們將如何落實在研究與教學呢?圖書館學V.S.資訊學或情報學,是分立或整合?真能整合嗎?資訊計量、資料探勘、文字探勘可以算是整合嗎?

廣州中山大學圖書館學系從1988-2000年成長,到現在的資訊管理學院茁壯,譚祥金主任與趙館長確實發揮了文華圖專「動手與務實」精神,在南方澆灌了中山大學資訊管理學院這座正在長大的大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ilingw 的頭像
meilingw

一個國際圖資客

meiling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